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教育新闻

姜夔: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认清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

发布日期:2020-06-24 08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《永遇乐?次稼轩北固楼词韵》

云隔迷楼,苔封很石,人向何处?

数骑秋烟,一篙寒汐,千古空来去。

使君心在,苍?绿嶂,苦被北门留住。

有尊中酒差可饮,大旗尽绣熊虎。

前身诸葛,来游此地,数语便酬三顾。

楼外冥冥,江皋隐隐,认得征西路。

中原生聚,神京耆老,南望长淮金鼓。

问当时、依依种柳,至今在否?

“永遇乐”原是宋代的宫廷乐,多用于祝寿宴会等喜庆场合,后被文人用于词牌名。而这首《永遇乐?次稼轩北固楼词韵》是姜夔借景喻人,引出他对辛弃疾的敬仰之心。

1204年,发生了很多事,64岁的辛弃疾被任命为绍兴、镇江等地知府。

他在镇江任职时,曾在北固亭登高寄情,满怀抱负,但如今时势,令人感伤,挥笔写下那首千古绝唱《永遇乐?京口北固亭怀古》,“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孙仲谋处……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……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……四十三年,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……凭谁问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”

这一段学生时代背诵过的经典诗词,至今读起,仍使人热血沸腾。字字句句,气势如虹。如果说文字有灵魂,那么这首词的灵魂已穿越古今。

连我们现代人都能感受到的气魄,更何况生于同一时代的姜夔。

那一年,他正经历着人生最困顿的时刻,还没从张鉴的离世中缓过来,又遭遇杭州特大级火灾,政府单位、民房,无一幸免,这其中,也包括了姜夔的家,他珍藏的书籍字画,都毁于火海。

那时的姜夔,已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纪,亲朋好友相继离世,他开始过着无依无靠的生活,穷困落魄。

或许正是受到辛弃疾英雄气概的鼓舞,他抛下自己的悲哀,心系家国安危。他感叹辛弃疾就像再世诸葛亮,一句“金国,必乱必亡”就能备受朝廷的器重,更能在硝烟四起的扬州城,看见征西之路。

他很好奇,辛弃疾在出征之前,心里是否在想,当年种下的柳树,至今仍在否?

关于种树的典故,源于辛弃疾《鹧鸪天》中那句“却将万字平戎策,换得东家种树书”。他一生戎马征战,只为抗金报国,却遇到了史上最弱势的朝廷。他那满纸对抗金兵的策略,被君主视而不见。

无奈之下,只好解甲归田,修建别院,开辟田园,准备过也隐居的生活。辛弃疾在《洞仙歌?飞流万壑》一词中,写下:便此地结吾庐,待学渊明,更手种门前五柳。

辛弃疾为庄园取名为“稼轩”,更以“稼轩居士”自居。

这也正是姜夔创作《永遇乐?次稼轩北固楼词韵》的灵感来源。而巧的是,辛弃疾的这间“稼轩”也曾遭遇火灾,以至他们一家移居到瓢泉,过起了闲云野鹤的惬意生活。

我在想,是否正是因为有过同样的经历,触景生情,他一心向往陆公、辛弃疾这样的农耕生活,但老夫心里苦呀,为了生计,他被困于北疆之门,高举熊虎旗帜。

每个人都有一颗爱国之心,有人,或许有大的作为,也有人,或许只能尽力而为。对姜夔来说,他的路走得挺苦悲的,尽管很多时候有心无力,但,他仍然选择了尽一份微薄之力,来表达他的爱国情结。

姜夔的一生,令我想起了罗曼罗兰的那句话: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